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11/21

虹灰

當他回神過來,已經站在這公寓的門前。
他曾經很熟悉這裡,大約在一年多前,曾經多次在非自願的情況下被帶到這裡。


自以為的熟悉。

 
今天他,灰崎祥吾,被那個被他還矮上一截的隊長給踢出了籃球部。
不對,踢是足球的用語,他應該是被“投出“籃球部的。
被自己的冷笑話逗笑的灰崎,仍站在那個門前。
也許一向習慣奪走別人東西的他,並不習慣自己的東西被搶走吧。
由體育館到走出校園到這裡中間的記憶好像中斷了。
所以他現在應該是要離開這所爛公寓了吧?
可是他沒有動,只是依舊呆站在門前。
如果是少女漫畫的情節,門大慨會在這時打開,男主角會温柔地微笑著「我就知道你會來」
這不是少女漫畫,可是,門依舊打開了。

 
「啊喇?你不是灰崎君嗎?」
「虹、虹村阿姨…」
 

該死的少女漫畫!
 

「好久不見了灰崎君,我正要出門上班呢,修造在房間啊我替了叫他吧。」
 

連「那個、等一下」也來不及說,虹村太太已經去了找自己的兒子。
怎麽他會忘記呢?因為母親工作時間在晚上,虹村才總是不怕被發現地在訓練後的晚上或放學後就把自己帶到家中。
偶爾會掽到還沒出門的虹村太太,而他父親好像總是不在,而他沒有問因為他父親也從來不在。
 

虹村有點愕然地出現在玄關。
在他決定不再當隊長以後.他們在灰崎偶爾出現的訓練上也會見面,但卻很久沒談過話。
 

沒有義務再去管教那個困不住的不良少年。


大慨是這樣吧。
兩人沒作聲地坐在客廳。
灰崎不知道虹村在想什麼,大慨對方也不了解自己來的理由,畢竟他自己也不明白。
 

「我要退出籃球部了。」沒頭沒腦的一句
虹村驚訝地看向了他,但也瞬間回復了平靜「終於還是膩了嗎。」
不是疑問而是陳述。
從這麽一句,就知道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
「確實和女人玩比較開心。」他輕笑「但是,是這球隊不需要我在先」
虹村不太明白
「是赤司要我退出的,你的接班人。」灰崎站起來,俯身看著仍坐在沙發上的虹村。
灰崎臉上的表情很難解讀,不甘心?痛苦?複雜。
「可是你接受了。」虹村也站了起來。
他們很久沒站得那麼近,那大半年的時間,灰崎的身高快追上了他。
「也許赤司說得對,我不能接受成為涼太的後補」他的品性是何時開始變得如此惡劣?「我不像你,你可以當我的後補,被低年生取代自己的位置。要被涼太奪走正選的話,我寧可退出。」
「你並不明白。」虹村握緊了拳頭
「這種窩囊的事情,我可不想明白。」灰崎露出不屑的笑容「你甚至沒有我和涼太的能力,當後補的話,可能連出埸的機會也沒啊,前、隊、長」
突然疼痛的感覺落在灰崎的臉上。
虹村揪著灰崎的衣領,他的拳頭和灰崎的臉同樣發紅。
「我不是你這種只會逃走的膽小鬼!」


虹村拉近抓著的衣領吻向灰崎,那並不温柔,比起情不自禁更像是攻擊只想他住口。
虹村沒有保養的唇很乾而且有點破皮,粗暴的動作讓灰崎的嘴唇有點發疼。
灰崎用力推開虹村「技術好爛」
虹村抓住了灰崎的劉海,把對方拉開的距離再度貼近「我也不是要你舒服。」
又朝灰崎的肚子上打了一拳。
腹部被打害灰崎差點吐了出來「混蛋!」用力向虹村的大腿上一踢「我現在可不止會捱打!」
「確實你變了很多」失衡的虹村單膝跪跌在地上「一點都不可愛了」
「這詞用在我身上還真是他媽的不適合」灰崎踩著虹村的大腿「如果讓你再也打不到籃球可能就不會這麽痛苦了吧?也不需要理會你那些所謂的理由。」
「我不是一直告訴你要尊重前輩嗎?」虹村用力揑著灰崎踩著他的腳腕。
雖然感到痛楚,但灰崎不肯認輸,沒有移開半步。
「真是麻煩的個性」虹村說著用另一隻手,從褲管中摸上灰崎的小腿。
「我不是在和你調情。」
「我以為這是你來的目的?」在小腿腹上吸啜了一口「而且你也沒反抗」
微癢的感覺讓灰崎沒有先前的強勢,他抽開了被虹村抓著的腳。
沒再被踏著的虹村達到了目的,馬上站了起來把面前的人推壓在沙發上。
快追上他身高的虹村變得沒這樣容易壓制了,只是推壓也需要用到比從前大一倍的力氣。
「我說了不是來和你調情。」
虹村不打算再回應什麼,只是再次吻上了灰崎。這和剛剛相比是更實在的吻,虹村把舌頭探進去卻又被推回來,原以為他想要反抗卻又反被他勾回來。


發毛的野貓始終是貓。
 

虹村把灰崎的襯衫給退了下來,背部如想像般满佈指痕,但他沒預料到胸前的痕跡也不少。
虹村停下了動作「你不止和女人玩?」
灰崎笑了笑。
已退的怒氣再次冒上心頭,虹村扣著灰崎的下巴「是誰?」
「和你沒關。」
「是誰!?!」毫不憐惜的加重了力度
灰崎痛得冒出淚光,可是虹村並沒有絲毫要放輕力度的意思。
「涼、涼太…」灰崎艱難地吐出黄瀨的名字。
虹村得悉答案後放開了手,他無視了灰崎被自己捏得發紅的下巴,只是傾身去啃咬那些黄瀨所留下的痕跡。
他已經沒興趣去知道是什麼時候發生,那兩個總是在爭執的人到底是何時在他不道的情況下…
當他把黄瀨的痕跡咬破皮,傷口中滲出血水,虹村才滿意離開去第二處。
「你該不會打算把所有都咬破吧?」灰崎在他開始輕咬第二處吻痕時問。
虹村沒有答話,俯身繼續之前的動作。
灰崎了解那是虹村的獨佔慾,可能是。
他們兩人從沒向對方表白過什麼,要求過什麼。
一次又一次伴隨著暴力地發生關係,只是這樣而已。
 

只是發洩。
 

當灰崎回神過來,胸口上都是血痕,虹村確實把黄瀨留下的痕跡全部覆蓋。
「別再讓黄瀨那小子掽你。」在解開灰崎的皮帶時,虹村突然開口。
灰崎一愕「為什麼我要聽你的」塞在喉嚨中說不出口。
也許這一刻他不想反駁。
「這是前隊長給你最後的命令」在額上落下了一吻。
不要多餘的温柔,明明你只對我不温柔。
如果期待了才是最愚蠢的事。
灰崎閉上眼,決定先不再管那些有的沒的,而且也再沒餘力去管。
那天晚上過了凌晨,灰崎離開了虹村的家。
他決定,明天就去丟掉籃球鞋。
以後,再也不是帝光籃球部的一員。
對那些所謂奇蹟視而不見,包括黄瀨。
那個命令既然是最後,就故且聽一次吧。
 

 
END

PR

[後記~]

2013/08/14 創作 Comment(0)

同居30題--(17. 慶祝某個紀念日(情人節)火黑 )

那是如同平常一般坐在MJB的老位置上。

黑子翻著看到一半的小說,正到精彩的地方。

點餐後的火神坐到他的對面,就像想打擾只是默默吃起他最喜歡的芝士漢堡,並把替他買的奶昔放到面前。

黑子翻了頁,順道把奶昔湊近嘴邊,

一切就如同平常一樣,

除了杯中的奶昔變成了巧克力口味






=  END =








單純想火神君要怎送巧克力而想到的梗

2013/02/14 創作 Comment(0)

同居30題-- (12.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火黑])




在假日那天,在睡夢中第一絲感覺到的已經是中午的陽光。
火神微微的睜開雙眼,朦朧間看見的是那雙盯著自己睡顏的大眼。



「早安...........黑子」手習慣性地伸了過去,想要疼惜地撫摸對方的頭髮。



.............可是這觸感也太奇怪了...........
即使黑子頭髮再凌亂也不該如此吧..........



強迫自己把還沒習慣陽光的雙眼張開,



「汪!」被溫柔撫摸過後,興奮地搖著尾巴



「*&%@$︿#︿%#一一一一一一一!!!!」 









這可是最槽的起床方式。



「你睡得很熟,所以我到客廳看書了。」



「那個,別放2號到床上嘛......」



「是牠自己爬上去的。」



「哪有可能爬得上去啊?!?!?!」絕對是等太久故意的!!!!



「汪!」



「你看,2號都這樣說了。」



「才沒有吧!你...........」
看到坐在自己面前的那人加上抱著的那一隻,用同樣無辜的眼神回望自己,總好像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真是的....你們簡直....一模一樣啊!!!!」



黑子低頭看了看2號,又抬頭看了看火神。



「才不是呢。」把2號放到地上走近了火神的身邊「我可是......」



「比2號更喜歡火神君啊。」





END






[後記~]

2012/11/14 創作 Comment(0)

[同居30題--(1 相擁入眠[青黃] )]



「小青峰明天會去看我和小黑子他們的比賽嗎?」

「不知道,或許吧。」脫掉上衣,爬到兩人的床上「比起這個....你的腳.....」

順著青峰的視線,黃瀨看著自己被灰崎踩得紅腫的腳踝「小青峰有注意到嗎.....?好高興........」

抱著青峰亂蹭磨了一遍。

「笨蛋!」用手推開了那個在自己身上磨柩磨去的傢伙「明天有比賽的人不要煽動我!」

「嘻嘻」

「真是...」把在傻笑的笨蛋重新拉進自己的懷裡,寵溺地在額上親了一下。

「明天小綠間也要和小赤司比賽呢...從前明明一起打籃球的說......命運很會捉弄人呢」

「命運....嗎......?」

沉默了一下子,發現懷中的人已經穩穩地入睡。

青峰再次親上了黃瀨的額

「明天,要贏啊。」



-END-

[後記~]

2012/11/12 創作 Comment(0)

同居30題--(29. 意外的求婚[榮妙] )



哈利實在搞不懂榮恩為何如此氣憤。


「金妮,你這是對我的不尊重!我可是你的哥哥欸!」


「那麼請問我在哪一方面不尊重你了,親愛的哥哥?」


「你根本不應該!這是次序先後的問題!」


哈利和妙麗正站在一旁看著榮恩和金妮激烈的爭吵。


而爭吵的原因,是因為哈利在20分鐘前向他們宣佈打算在兩個月後和金妮舉行婚禮,
因為金妮已經有了他的小孩一個多月了。


哈利本以為在這麼多年來,榮恩應該完全接受了他和金妮的關係才對。


「他只是太吃驚才會這樣....」妙麗好像看穿了哈利的想法突然表示,
「...他不是不贊成,只是太突然讓他有點寂寞所以才胡說八道來發洩而已」


「你是哪一國人,開始在意這種事?!」金妮長而鮮紅的頭髮,讓盛怒的她看起來快整個燃燒起來。


「我可是你的哥哥。」


「那又怎樣?」金妮抬起了一根眉毛「這句話你已經說過了,到底是想要表達什麼?」


「你應該要在我結婚後才結婚!」


這句話差點讓哈利笑了出來,可是怕會造成更差的效果所以他拼命忍著,而旁邊的妙麗,正難以置信地搖頭。


「....從很久前我就覺得,但沒想到是真的...........榮恩你果真是個白痴。」金妮沒好氣地說


「怎樣也好,你們絕對要在我之後才能結婚!」


「我們已經把日子定好了!」


「你根本不尊重我這個哥哥!」榮恩憤慨地表示


「這裡沒有尊不尊重的問題,而且根本沒有人會在意你這種爛道理!」


「這可重要得很!你不可以在我之前結婚的!」榮恩突然轉過頭來,看著一直旁觀的哈利和妙麗
「你們也這麼想吧?」


哈利沒想到會被問到,他可是當事人。本打算先安撫榮恩,可是看到金妮的怒目瞪視後他只好乖乖閉嘴。


榮恩眼看哈利的態度,只好再找別的支持「你也是這麼想吧?妙麗?」


哈利本猜想妙麗會開口指責,但她卻像金魚那樣把口一張一合,有那麼的一刻哈利以為她是中了靜默咒。


到最後,她才滿臉通紅的在齒間拼出一句「好的」




(END)



[後記~]

2012/09/21 創作 Comment(0)

同居30題-- ( 02.一同外出購物 [ZS])



和他一起外出總是沒好事

先不管他老是迷路到隔壁鎮

也不理會他總是頂撞自己的臭嘴巴

重要的是!

重要的是!!

因為他那副兇神惡殺的臉,根本沒有一位女性想要靠近

臭著臉,盯緊在旁邊準備幫忙拿東西的他

看看看,他又在抱怨東西買太多





他不會幫忙把貸物全部拿掉,即使他擁有遠比要提這些貨物所需更大的力氣

也不會桃較重的東西來拿

一點也不體貼,一點也不溫柔

可是

他總會空出一隻手來牽上你的



(END)




[後記]

2012/08/31 創作 Comment(0)

同居30題-- (Last update: 12 Nov 2012 )


會用不同CP來寫的短文~
隨時更新喔w


1 相擁入眠(青黃)

2 一同外出購物 (ZS)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4 一方的起床氣

5 做飯

6 大掃除

7 瀏覽過去的相片

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9 相隔兩地的電話

10 早安吻

11 替對方挑衣服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火黑)

13 一方臥病在床

14 午睡

15 幫對方吹頭髮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情人節)火黑

18 接對方回家

19 離家出走

20 一個驚喜

21 屋頂上看星星

22 一場飛來橫禍(火災,地震etc.)

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25 喝醉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枕頭大戰,掐臉etc.)

27 穿錯衣服

28 一方受輕傷(扭傷,劃手指etc.)

29 意外的求婚 (榮妙)

30 滾床單

2012/08/31 創作 Comment(0)

Myself
 
HN:
嵐鋒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睡眠不足症病患]
火黑熱愛爆發中!!


黒子のバスケ★火神
◎火黑,虹灰

真.三國無雙 ★凌統
◎甘凌

Harry Potter ★ Ron
◎跩榮

ゴールデンボンバー ★ 樽美酒研二

ニコ★ Dash。まりね
 
 
最新記事
 
(09/06)
(08/14)
(08/12)
(08/02)
(02/14)
 
 
Comment
 
[07/25 嵐鋒]
[07/25 嵐鋒]
[07/25 熊太]
[07/15 熊太]
[07/15 熊太]
 
 
Date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アーカイブ
 
 
 
分類
 
 
 
Link
 
 
 
ブログ内検索